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文化园地

夏虫语

发布日期:2022-08-05   信息来源:机电安装分局   作者:朱蓉   字号:[ ]

世人皆说夏虫不可语冰,但以蝉为代表的夏虫却最为顽皮和任性,心想:你不跟我说话,我偏天天吵闹着。

回国的这个夏天,我的最大“体验感”除了红色高温预警、冰可乐、坝坝茶、火锅外,便是这长鸣的蝉声了,可以说,蝉是南方夏天的标配。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一鼓励勤勉人的谚语常被人戏谑改编为“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但蝉,这夏虫又好像出奇的幸运,不仅没被吃掉,越到盛夏,队伍似乎越发庞大,还很团结。

大暑,天刚泛白,热气便起了,接着便是“滋滋滋~滋滋滋~”高亢而响亮的奏鸣,可惜单调了些,没有其他声音作伴,终是没能形成一场浩大的音乐盛宴。不过,我是可以理解“蝉”又名“知了”的缘故了,“知”夏来“了”,“知”清晨“了”,“知”“了”便“叫了”。

起初还只是一两只起了头,打个头阵。后面声音越来越响,阵仗越来越大,不管蝉们盘踞的树隔多远,它们总能步调一致、齐声应和,统一的声调,相似的振幅,似乎都有一个明确且坚定的目标:催人赶紧起床,拥抱烈阳。

坐在办公室,烈日中天,暑气逼人,除了办公室空调的轰鸣,便是蝉的独奏了。至此,倒也钦佩它耐得住炎热,坚持得了“初心”的品质了,难怪文人墨客歌颂蝉的高洁。

好奇搜索了蝉鸣叫的含义,得知竟与“孔雀开屏”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有雄蝉腹部才有发声器,连续不停地振动鼓膜,发出尖锐冗长的声音来吸引雌性。想必它也清楚,自己时间有限,不得虚度光阴,才耐住酷暑高鸣,吸引异性和繁衍生命。

本以为蝉和蜉蝣、蛐蛐一样,是名副其实“短命”的夏虫,但被网络科普后才知,蝉和普通的夏虫又很不相同,蝉并非生于夏,而是蛰伏着待着夏,从幼虫到羽化,这一蛰伏便是几年甚至上十年。这些年岁,都是在昏暗的地底,待到时机成熟幼虫才顺着树干,汲取着树汁,成为日出则鸣、半夜将息的蝉。如此看来,惊扰我们的蝉竟是韬光养晦只为一夏“一鸣惊人”的家伙,且不谈它危害树木,若是放在动物界,定是英雄一枚了。

回家路上,偶尔看见树脚落着一两只已经完成“蝉生”使命的躯壳,唱完了它们对夏天的赞歌。其余的蝉还在孜孜不倦叫着,继续诉说这个夏天的故事。(责任编辑 李满仓)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