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标题全文检索
返回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工程业绩科技进步企业文化党群工作社会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水电七局有限公司 >> 文化园地
元宵琐碎
发表时间:2021-2-26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陈诗玥  |  点击数:388 

  春草萌动时,年也即将随之结束。
  关于元宵节,记得汪曾祺先生在《故乡的元宵》里说:很多地方兴“闹元宵”,我们那里的元宵却是静静的。
  现在,在大城市和一些景区也还并不难看到“火树银花合,星桥铁索开”的绚烂之景,但似乎更多地方的元宵如汪老故乡的元宵一般,是静的,且越来越静了。小孩子的元宵成了开学报道的一天。成年人的元宵又是一如既往的伏案疾书。总归闹元宵的兴致少了,想着法儿的将这年的最后一天过的热热闹闹的心思也就少了。
  即便是过去元宵节这天能参与其中寻找些热闹气息的习俗,也已经记不大清。能说上来的也就不外乎那几件事。
  一则十五的灯会。以前的灯会手工趣味颇浓。手工绘制的灯,手工制作的香囊,手工编织的各种摆件挂饰,走在锦里、宽窄巷子随处可见,现做现卖也并不稀罕。一堆小孩子们成群结队,这个挑一盏兔儿灯,那个提一盏鱼灯,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图案的灯,你瞧一眼我的,我看一眼你的,总要比出个谁更好看。红彤彤的灯火晕染整条街。
  其次是猜灯谜。喜欢猜灯谜倒不是因为猜出来能赢得些什么奖品。只是从三两行诗句或俗语中找出答案,实在是件让人充满成就感的事。在学生时代,在学校组织的灯会上,还断断续续猜过几次灯谜。成年后,就愈渐少了。
  唯一能持续到今日的,稍具仪式感的事情便只剩下吃元宵。
  南方多数将元宵叫做汤圆,北方则称作元宵,主要源于做法不一。在这些点心小吃上,南方向来比北方要更“豪爽”、不挑剔一些。月饼、粽子亦是如此,但凡能用作馅儿的,甜的、咸的、素的、荤的无一不可接受。这反倒有点儿不同于我们平日里对南北方在饮食上“南甜北咸”的基本认识。
  可偏巧,吃饭不怎么挑食的我,在这些节日的吃食上,却偏心的厉害。偏爱黑芝麻馅的汤圆,专挑蛋黄馅儿的月饼,最喜红枣馅儿的粽子。每当这样“挑三拣四”时,难免下意识的想起汪老先生那句“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可一时半会儿又改不了这“挑食”的毛病,索性干脆又继续用他老人家那句“有些东西,自己尽可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不要以为自己不吃的东西,谁吃,就是岂有此理。”来继续说服自己。
  如今,虽人在马来西亚,但同样少不了吃元宵的仪式感。我们专程前往华人开的中国超市采购元宵,走在货柜边,老干妈、涪陵榨菜、海底捞火锅底料这些熟悉的包装映入眼帘。这一刻,有了些许家的错觉。在乡音和物品制造出的错觉中,即使两手空空也思念满怀,简单的家常吃食都是摸得到的日常烟火。
  我们拎着几大包汤圆回到项目部,汤圆就等着下锅了。当包裹着芝麻、花生、枣泥等各种馅儿的小圆球下肚,年的最后一天也落下帷幕。万物始于繁华,又归于平静。有时也猜想,年过得越来越安静,是否也有年岁渐长,比起人声吵嚷,更乐得清净自在的缘故。
  热闹,抑或是清净,其实都无妨。生活的原貌就是充满琐碎,各自有各自的悲欢,这年的最后一天无论怎么过,能随心随意便是好的。(责任编辑 李满仓)


七局视界


七局抖音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兴隆湖湖畔路南段356号 邮编:610213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信息技术管理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电七局新闻中心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440*900 IE7.0以上浏览器
版权所有©: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京ICP备 11043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