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标题全文检索
返回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工程业绩科技进步企业文化党群工作人力资源社会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水电七局有限公司 >> 党群工作 >> 党的建设 >> 最美七局人
【最美七局人】李建: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发表时间:2014-10-11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段雅芩  |  点击数:5613 

      7月桐子林工地,45度高温。工人们搬钢筋、扛水泥的热度竟比这温度还高。
      热浪、尘土、工人群里,军绿色长袖外套,军绿色长裤,大红色安全帽,搭配一张晒得黝黑的脸,塑料瓶子装了水,随意揣在口袋里,随时都喝得几乎见底……
眼前工人眼中温柔、领导眼中敦厚的李建,烈日下、尘土中给工人讲解疑难、搭手帮忙的李建,说话轻声细语、走路雷厉风行的李建——
      扎在工人堆里,怎么也想不到那是诺大个电站的项目副经理。谈起水电建设,流利而淋漓,生生一种“指点江山”的味道。但,谁会知道,这温柔敦厚之前,他曾是桀骜叛逆的“反叛者”。

追逐执念,桀骜的出走

      “你们别看我现在每天钢筋水泥混凝土,粗人一个,最开始高中毕业后,我是可以读师专的,但我不喜欢教书。”我们的谈话,从年轻人最乐于接受的兴趣爱好开始。
      “但我不喜欢教书”,如此简单、任性的理由,我仿佛已经看见“叛逆青年不规则成长史”这样老掉牙的剧情。
      年少桀骜的李建,拿着一纸不甚可观的高考成绩单,看着无力支撑自己复读的家,又不甘于违逆自己的意愿去师专,去那三尺讲台。在现实的罅隙中,无奈地填报了中专学校,最终被都江堰水电校录取。
      到1998年毕业时,大源渡枢纽工程正在大干,自己又刚好是专业技术学校的毕业生,专业对口,可以说是极抢手的人才。
      和预期的一样,初到大源渡的李建,早早地就展现了自己活跃的综合技能:一名工地上的小技术员,业余时拿起笔杆子,写作、办板报、画画,学摄影,兼职起了工地新闻宣传通讯员的工作。
      “反正,我感觉最开始去工地,啥都干过。我还在报纸上发过文呢。”李建些许骄傲地说。
      继而又被派去专门进修概预算,同期20几个毕业学生里,第一个被提起来管技术。到全部工程履约完后,所有学生技术员也都陆续回家待岗或者派往其他项目继续当学徒。项目经理有意把他作为后备干部培养——要留他负责竣工工作。
      “那时候,后续工作比较轻松,闲暇时间很多,整天就是浑浑噩噩的。拿的报酬也不过如此,700块?怎么过好日子?继续留在这里不晓得什么时候是个头。”说及此,李建不好意思地躲避和我们眼神接触。
      初生牛犊,热血青年,更总会把爱情当作信仰、生命对待,觉得爱情可以给自己欣喜、安全感甚至某种保障,于是也总乐意为了爱情上刀山下火海奋不顾身。因此,他也不免俗地惆怅着异地的问题。
      “所以我离开了。”李建尽力平淡自己的语气,顿了顿,又补充道:
      “年轻的时候我们喜欢那些所谓有勇气的生活。真的去江湖上走一遭后,才发现年轻时,总觉得亲友的建议是错的,却也因此走了很多弯路。”

找回自我——顿悟后回归

      外面的世界从来不会如歌曲里面那般精彩。
      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丢掉领导对自己的无限期望和有意栽培,丢掉自己长久奋斗所得的技能和圈子。带着对未知可能性的无数期待,和自认为充分的准备,愤青李建走上创业道路。
       “有一次,为了跑业务。我一个人在戈壁滩上走,戈壁滩上的石头……这么大的石头(说着比划给笔者看),实在太热了,脚上烫满了泡,又干又渴,却连水也没一口喝……”像是要用橡皮擦掉那段经历般,他不愿谈及太多,手足无措时,懊恼地点起一支烟。
      不太精彩、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外面世界,少了同事间的鼓励和互勉,少了领导的看重和有意呵护,少了七局给青年们量身定做的成长平台。见惯太多的冷漠,身上的  不满逐渐被扫除,内心的浮躁逐渐被安抚,嚣张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却也更觉步履维艰。
      或许,真正历经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在苦水里浸泡过之后,才能真正记得住苦涩的滋味。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在心底为那些同样奋斗着的青年预留着更大的空间和温暖。
      “人和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相处要掏心窝子,越平淡越真诚。这是我的‘漂荡生涯’教给我的第一个哲学。”
      而对于当初为了爱情冲动离职,他也有了全新的认知:
      “网上流行的那句糙话‘抱着砖头的时候没法抱你,放下砖头又没法养你’,其实理不糙——为了生活,你只有奋斗,只有干,踏踏实实地干。起点低,只有快点跑,别人怎么评价是别人的事情。再者,不把事情干了,心里过不得。”
      漂泊流浪许久,辗转腾挪多处,人逐渐沉实稳中,曾经狂傲不羁的心也日趋沉潜。开始明白七局给的,才是正适合自己的,最对味的。
      如相爱的人心有灵犀一般——也正在此时,七局再次向渐悟的青年伸出了橄榄枝,迅速收拾好心情和行囊,去紫坪埔电站,到桐子林改建公路,去南水北调,奔驾虹抢险,最后再回到桐子林水电站时,已经出落为可以独当一面、人人信服的项目副经理了。

感恩七局——敦厚的坚守

      午饭的时候,脱掉安全帽的李建,坐在笔者3点钟方向,才清晰看到他的脸,那是怎样一张脸呢——暴露在外的部分早已经被现场恶毒的太阳晒掉了不知道几层皮,看上去整张脸是一张硬邦邦的黑红色老茧,但额头上安全帽遮住的地方,又还残留着小半圈白色的皮肤,脸颊两侧安全帽带子覆盖处也留着两道形状怪异的“Y”型白色印迹。
      吃饭大概10分钟的时间,却接二连三接了好几通工地打来的电话,直见他从容地接起电话,耐心地讲完后,又缓缓放下电话,端起饭碗,迅速地扒拉了几口本就不多的米饭,算是吃过午饭。然后,火急火燎地吆喝司机送自己到一处施工部位,有人说,那么小个事,让现场技术员盯一下就好啦。他调皮地报以暧昧的一笑。
      一次现场的常规爆破,事前李建专门提醒技术员药量配置后,装药时就没再检查他们的药量,结果当晚爆破,炸烂了几根门轨。铮铮铁骨的男子汉,却控制不住地留下悔恨的眼泪:
      “我从来没哭过,那天晚上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简直是我上班以后最大的错误、最内疚的事情、最后悔的事情。事情多和时间紧都不能成为推脱的借口,不重视常规动作,太大意了。”即便再次提起,他也不能平淡面对。
      据说,这之后,李建就得了一种“事必躬亲”的病。
      有好事的同事,跟笔者讲,项目有个年轻职工,工作几年,态度总是不端,做事也总出毛病,结果是调去安全部,安全部不要;放到质量部,质量部拒收;做内业也没法带;去拌合楼打料单,又把料单打错……所有共事过的人都给了差评,拒绝与其工作,李建跑过去把人要来:“你们不带,我来带。”
      你会想,他着实是个温柔的人,随时对后辈敞开着怀抱。
      逮到机会总会跟迷茫的新职工说:“态度要端正,不要把自己定位太高,工地上来了,就多看多问多总结,看不懂图纸,下钢筋就拿尺子去量……”
      不管什么工作,不管哪个部门,只要可以做,他都不会拒绝。他总说,事情,多干点都没关系,你可以借此接触到很多。给你分派任务,说明你能干,是对你的信任,能力都是“干”出来的。
      “跟他,我们总会被揽着去做一些本不该自己做的工作,但也真的学到很多东西。没有架子,没有官腔,怎么说呢?”这位冯姓年轻技术员低头斟酌了下,半认真半开玩笑地总结说:
      “他虽然很丑,但我真的很爱他。”
      笔者问他:“年中会,陈总4问倒逼公司管理提升,你认为,公司应该重用‘有功劳’的人呢,还是‘有苦劳’的人?”
      他答非所问般给了一个神秘的答案:
      “首先是定量,然后才是定性的问题。”


      记者手记:李建带着笔者介绍现场施工,婴儿手腕粗的钢筋条子,扎成结结实实的网状,走在上面,总担心一不小心脚会掉下去……笔者孩童学步般颤巍巍小心走着,李建却如履平地般大步流星疾步走着,沿途一会儿帮忙工人扯一下钢筋,一会儿比比划划“指点江山”,一会儿熟络地和业主、监理寒暄讨论。从进水口,到坝肩,到尾水区,再到厂房内,雷厉风行一直走着,我偷偷想,他是不是为了做好工作还专门修习了凌波微步呢?(责任编辑 陈果)

李建(左一)在桐子林电站坝肩与工人讨论

烈日下的思考

 

 

 

 


 



七局视界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兴隆湖湖畔路南段356号 邮编:610213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信息技术管理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电七局新闻中心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440*900 IE7.0以上浏览器
版权所有©: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京ICP备 11043677号]